云南:独特的生物和气候优势,促冬季农业魅力绽放

去冬今春以来,永平县市场上的蔬菜价格成持续走高的趋势,呈现出本地菜较少,外来商品菜较多,且菜质较低等特点。龙门乡结合地区优势,水源环境条件,发动群众自觉种菜,自产自销,产销结合,做实地方“菜篮子”工程,突出重点抓大棚蔬菜、冬马铃薯和反季蔬菜为主的冬农开发项目,为解决山区农民吃菜难开了好头。为切实把龙门乡冬农开发项目“一炮打响”,永平县农业局结合实际,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为契机,积极为龙门农民办实事好事。局领导带头主动深入到实地调研、察看,听取群众的呼声和诉求。经局班子讨论,决定帮助龙门乡解决冬农开发项目缺口资金3万元,并配置蔬菜栽培专业技术人员全程帮助指导蔬菜种植服务,引导全县人民形成种菜自觉,吃菜自产,产销结合,创造收入的良好习惯。

一场冬雪飘洒在滇东北的田野,云南最大的坝子——陆良坝一片洁白。细心看去,白的除了雪,还有雪底下连绵的塑料大棚。
去年12月16日,记者冒雪在陆良采访冬季农业开发,县农业局副局长陈乔昆吐着热气说:“陆良的冬农开发以马铃薯、蔬菜和蚕豆为主,2015年可实现产值8亿元。”
就在几天前,滇西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遮放镇举行了一场农技现场培训。遮冒村委会弄养村的田地里,州农业技术推广中心高级农艺师徐文果讲得仔细,农户们听得认真。一旁,小型旋耕机正破土开墒,犁出一道道希望……
利用独特的生物和气候等优势,云南的冬农开发正“把地加宽、将天拉长”。截至目前,冬农开发已覆盖所有129个县(市区),面积近2500万亩。近
日,2015云南高原特色现代农业展示推介会在北京农展馆开幕。产品展销、美食品鉴、产销对接……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北京市民和海内外采购商充分体验了云南
特色农产品和冬季农业的魅力。 因地制宜按片实施—— 各地有各地的“绿色法宝”
同样是意大利生菜,在曲靖陆良种和在红河泸西种,有什么区别?陆良瑞丰农业合作社负责人李聪介绍,泸西气温高,种出来的菜叶子内卷容易折断,不如陆良的“直溜”;而且气温高只能种露地菜,雨季来了就麻烦。李聪种菜20多年,深知菜里“学问大”。
开展冬农开发,必须把握好各地不同的气候、海拔等条件。陈乔昆介绍,在陆良县内的坝区、半山区和山区,冬早蔬菜、冬马铃薯和豆类、麦类等形成梯次分布。
放大到全省,云南省统筹规划,按照“突出重点、体现特色、形成规模”,择优发展各地特色经济作物。省农业厅厅长张玉明介绍,南部热区和金沙江、元江、
澜沧江等干热河谷区以冬早蔬菜、马铃薯、鲜食玉米和豆类为主;昆明、曲靖等滇中及以北地区则要建成重要的冬季油料、啤饲大麦和秋冬蔬菜基地。
因为区域布局相对明确,云南省的冬季农业开发集约化程度不断提高。如元谋、通海、弥渡等县成为全国重要的“南菜北运基地”,宣威、陆良、芒市、建水、富宁等县市成为“外销马铃薯基地”。随着集约化程度的提高,各地都开发出了自己的“绿色法宝”。
张玉明介绍,云南许多地方冬季农业开发面临共同的困难,就是干旱缺水、基础设施落后,基地化种植除了有利于发挥规模优势、形成“样板示范”作用外,还
有利于突破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的瓶颈。去年,云南省级财政下达6000多万元的优势农产品基地及冬农开发项目资金,各部门把中低产田改造、农田水利建设、
农业综合开发等项目资金与冬农开发结合起来,合力解决冬季农业开发“在哪里种”的问题。以腾冲市为例,通过“兴地睦边”土地整治、烟叶生产基础设施建设、
退耕还林基本口粮田建设等项目,截至去年12月10日,全市共改造中低产田近8万亩,完成小型水利工程400多件,为冬农开发夯实了基础。
培育品牌开拓市场—— 靠产业化力克“小散弱”
清晨五六点钟,大理弥渡县城北边的滇西蔬菜批发市场内就忙活起来,村民们开着拖拉机、三轮车,把码得整齐的青菜、辣椒、蒜苗等冬早蔬菜拉来,装到等待的大卡车上发往全国。来卖菜的上海子村村民段丽琼说:“我们村西芹质量好,我刚刚卖了一推车,赚了400元!”
弥渡县委书记沙伟风介绍:“从2016年起,县财政每年安排蔬菜产业专项资金1000万元,用于补助设施蔬菜、冷链物流、技术推广培训和贷款贴息等。”目前,该县蔬菜质量安全抽检合格率达97.51%,无公害生产技术规程普及率超过95%。
比之弥渡,“金沙江畔大菜园”——楚雄彝族自治州元谋县冬早蔬菜开发更“高大上”。元谋素有“天然温室”之称,全年基本无霜,是云南省最大的冬早蔬菜
主产区。副县长何平介绍,元谋县根据各个乡镇气候、水利、交通等条件,不断加大农业种植结构调整力度。目前,元谋已在10个乡镇建成番茄、洋葱、菜豆、香
葱和葡萄等千亩以上的农业标准示范园。累计获得无公害农产品认证27个,出口蔬菜质量安全管理区示范面积达20余万亩。每年生产的蔬菜远销国内近200个
大中城市,出口德国、日本、俄罗斯、新加坡等16个国家和地区。
“发展冬季农业,我们有土地保障、有气候优势、有市场前景,但品牌小散弱,还停留在卖原料阶段。”在日前结束的“云南省冬季农业开发现场会”上,不少与会代表如此感叹。省农业厅副厅长王平华分析,“要攻克冬季农业‘小散弱’,得靠产业化提升。”
在品牌培育和市场开拓方面,云南省将力争今春农业开发订单面积达到1000万亩,占到总体面积的四成;在质量安全方面,不断推进县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
管机构建设,确保冬早蔬菜等质量安全抽检合格率达到98%以上。省政府还出台了扶持农业龙头企业“小巨人”的政策,同时创建20个冬早蔬菜标准园区。
企业带动合作驱动—— 边疆民族地区更需“新型主体”
李聪以前在昆明呈贡种菜,后来才把基地转移来陆良。2011年刚来时,当地的蔬菜大棚不过几千亩,如今已发展到4.6万多亩。他说,“陆良蔬菜大棚的
发展直接受益于呈贡的蔬菜产业转移,这里农民的种菜技术和组织化程度还有待提高。”目前,瑞丰农业合作社已有160多户,种子化肥由合作社统一提供,主要
靠李聪对外联系市场。
冬农开发鼓起了云南农民的钱袋子。截至目前,全省冬季农业开发实现产值387亿多元,亩均产值达1571元,是传统小春粮食作物产值的三四倍。但记者
也发现,目前云南冬季农业开发大多以卖原料为主,其中隐藏着一定的市场风险。大理州农业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冬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较大,价格下跌时,容易挫
伤农民的积极性。
面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仍显薄弱的现状,云南省除了“外引内培”农业龙头企业,还大力扶持专业合作社、家庭农场和职业农民。专业合作社在“联”字上做文章,家庭农场突出“专”,职业农民重在“技”的培养。
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文龙镇文录村包谷田组村民郭荣武家,去年一亩冬马铃薯的收入近万元。组里80户村民家家都种马铃薯,成立了专业合作社。社长蔡连
英介绍,合作社种植的马铃薯品种是经过县农业局考察合格统一购买的,合作社统一育苗、统一施肥、统一技术管理、统一收购。村民蔡文辉说:“原来几个老板来
收会相互压价,现在合作社推荐经销商统一收购,价格上去了。”
龙头企业和合作社的介入,让边疆民族地区的群众离市场不再遥远。在陆良县小百户镇,一家公司基地里的豌豆尖出口每公斤卖到上百元。但采摘要求必须是两叶合抱的“蚌壳型”,“摘豌豆尖就像采茶一样专业”。尽管如此,手脚麻利的打工农民一天能挣工费100多元。
小百户镇农科站站长资云良感叹:“冬农开发带动了农民的技术水平,我都比不过他们。”就在小百户,采用“膜下滴灌”技术,创下亩产鲜薯4600多公斤
的全省最高纪录。为提升群众的科技水平,云南省加大了高产创建、间套种、地膜覆盖等“十大科技增产措施”的实施力度。目前,全省完成小春粮食高产创建46
万余亩,间套种780多万亩,覆膜种植近220万亩。

Leave a Comment.